最新動態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最新動態 > 列表

母親的語言
2017-10-27 17:12:00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\
       語言可通過現代科技的錄音技術保存,也能通過大腦記憶保存。母親話語的原聲在我腦海里時時能記起來,就是咋都學不像,也說不出來,只能記住說話的語言及表情。全村200多口人,唯有母親的語言與眾不同,一生不改調, 說了一輩子的話,說得最多的就一個“老”字。遇到左鄰右舍,母親總是滿臉笑容,先打招呼,總是在對方名字前加個“老”字一起呼喊,上至和她一樣的同齡人,下到十來歲的小孩,只要能叫上名字,統統都以“老”字問話,不帶“老”字不發話。對自己的兒女們,膝下孫子們也是如此。
\

       母親生于上世紀初,只上過一天學,學會了一個“上”字,沒學過“老”字,不會寫,更不用說其中的含義了。可母親一生說話用得最多的偏偏是這個“老”字,用得最多的地方也是在喊叫人名字時。我在姊妹6個中排行老五,上有哥哥姐姐,下有妹妹,第一次記憶中,我和村里孩子出去玩,母親飯做好了,看我沒回來,就到村子找我,邊找邊拉著長長的話腔喊“老生!在哪里?快回來吃飯!”

 

  當時我還小,也不在意母親怎么喊叫,只聽見是叫我的,便順著聲音跑到母親跟前,母親拉著我的手往回走,只聽母親說:“我喊你老半天了,沒見你答應,急人得很!”又說:“老生,走快點,不然鍋里的面煮老了,就難吃了!”

 

  自那次記憶以后,我也很留意母親叫我的語言,時間長了,掌握母親從早到晚叫我的規律。早上天麻麻亮,母親的第一聲是叫我起床的“老生,快起來上學!”。中午放學回家,母親常說的一句話:“老生回來了,飯做好了,碗筷放在老地方,自己舀去。”下午不上學,母親叮嚀到地里摘豆角,只聽她又是拉著長長的話腔:“老生,你拿咱家的老籠,去老梁上自留地里摘豆角,記著要挑老老的摘。”就這個“老”字喊得最重、拉得最長、最容易辨別。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轉發民政部辦公廳關于印發《全國殯葬綜合改革試點方案》
下一篇:《公益時報》中國殯葬專刊中國殯葬業專家委員會組成人員

分享到: 收藏
国产青草亚洲香蕉精品久久,国产成人8x人网站在线视频,国产在线不卡一区二区三区,国产精品久永久二区二区